A

【KK】与他相遇便是奇蹟(全一话)

-KT

-其实不想写现实向,所以它不是现实向(催眠自己)

-细心看,好多事情的顺序不同了,內容被我改了,一切都是我的幻想,只有歌是刚先生的。

-100个饭的心裡,有100个KK故事,真相只有他们本人知道,我们只需要爱他们就够了。


------正文------

关西出生,同姓同年,生日刚好相差一百天,大家都说堂本光一和堂本刚的相遇是命中注定,其实哪段相遇不是必然?自己只是对方的人生裡其中一段相遇而已。

堂本刚早就认清这一点,而最可悲的事莫过于曾以为自己有多么特别。

---

「这裡有另一个堂本呢!」社长告诉刚时,他是不相信的。怎会有那麽多「堂本」,日本的罕见姓氏呢,不可能遇到吧!

后来事务所要他们成为二人组合,正式见到光一,他才接受这个事实。

当时他们13岁。

走进娱乐圈,好多事情,只能靠他们自己去摸索,成功的话,就成为舞台上闪闪发亮的偶像,失败的话,就一辈子做背景人物。

但年少无知的孩子,根本不会考虑那麽多,不会顾忌,更不怕失败。

光一甚至没有想过他们能够出道,但成名就像是一夜之间的事情。突然红起来,工作就接踵而至,变得非常忙碌。

当时的情况,迫他们走在一起,每天一起工作,只有彼此陪伴,只能互相扶持。喜不喜欢对方?单纯的同事?还是朋友?他们自己也说不清。

几年时间,他们由普通孩子,变成偶像,没有回头路,青春一去不返。

---

发现光一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是18岁那年。

大量工作,连睡眠的时间也没有,第一次跟剧组出国拍摄,人生地不熟,水土不服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躺在酒店的床上,刚抱住肚子,胃部阵阵发痛,受不了心理压力,流下眼泪。

鬼使神差打电话给光一。

深更半夜,接到长途电话,光一觉得奇怪,只听见电话裡传来呼吸声,然后是他的名字:「光一......」

是刚的声音,带着哭腔,光一立刻紧张起来。

「刚!刚,你怎麽了?」

听到光一的声音,刚哭得更严重,断断续续地说:「胃好痛......拍戏好辛苦......」

「刚不要哭,先吃胃药,你有带吗?没有的话,找工作人员要吧。」光一指挥刚行动,恨不得自己在他的身边,为他打点一切。

「乖,不要哭,试试深呼吸,冷静下来。我知道拍戏非常辛苦,忍耐一下,很快就可以回日本了。」一边说着安慰的话,一边听电话裡的动静,光一不知所措,只能等刚的情绪平復下来。

终于没有哭声,光一再问:「吃胃药了?」

「嗯。」

「去休息吧,明天醒来就没有事了。」

「嗯。」

正当刚打算说再见时,听到光一认真地说:「任何时候,我都在你身边呢。」

「谢......谢谢,再见吧!」快速地挂掉电话,刚躺回床上,看着天花,脑海一遍空白。

后来,他们有默契地很少提起这件事,纵使刚提起,光一只会说:「我还以为是鬼电话,深夜打来,又没有声音。」

当时光一有多紧张,只有光一自己知道,而那时的感动,亦只有刚自己了解。

为什麽不是打回家?为什麽偏偏是光一?大概是在朝夕相对间,光一在刚的心中佔有了非常重要的地位,最伤心最辛苦的时候,就会想起对方。而不论过了多少年,再多单人的工作,只有在光一的身边,令他最安心。

但这份依恋是为世所不容的。

---

几张他们一起吃饭的照片,一篇写他们是同性恋的报导,被放在桌上,推到他们眼前。

事务所知道他们不是这种关係,而当事人自己更加清楚,他们还不是这种关係。

但身为偶像不容许是同性恋,就算是这种子虚乌有的报导亦不可以出现。

「你们各自solo吧。」副社长对他们说。

「KinKi Kids呢?」光一问。

「当然继续存在,只是增加solo,你去演舞台剧吧。」

光一望向刚,再望向副社长,想要确定刚的安排。

「刚就发展音乐,迟些日子再各自开演唱会,节目也是,可以分开上不同节目。」

其实光一更担心刚。

小时候就看得出刚的正直,在休息室看到小偷的样子,再次遇见就直接指出来,完全不怕招惹麻烦。但这份单纯最容易令他受伤,世间总有一些肮脏的地方,尔虞我诈,仗势欺人,善良的人更加难以接受这种事,一旦看不开,心情就变得低落。

而且别看刚总是主动说话,显得非常开朗,其实他很容易害羞和紧张,承受很大的压力,最近甚至患上过呼吸症。

这种情况,光一根本不想和刚分开工作,但这个是事务所的决定,根本没有他们反对的馀地。

离开副社长的办公室,刚对光一笑说:「我们唯有各自努力,KinKi Kids有活动时,再见面吧。」

那天开始,为了避免再有同性恋绯闻,他们当然不能私下见面,而一起工作的机会亦越来越少。

刚终于发现自己对光一的感情,不是友情,而是爱情。

想一直在一起,想守护他,想被他拥抱和爱惜,真真正正的爱情,但这段感情不得不藏在内心深处,一辈子不能见光。

两人各自拍戏和上节目,身体欠佳的刚开始觉得迷失,他想要寻找自我,不断改变髮型衣着。

本来事务所不接受刚的音乐,那种悲伤的音乐与偶像的形象不符,但看着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只能放手,让他自由创作,甚至决定帮他出专辑。

一些KinKi Kids的粉丝觉得刚非常奇怪,不再是那个阳光少年,开始离弃他。

然后在KinKi Kids的演唱会上,刚突然病发,揭露了他患病的事。

有人爱他,继续支持他,亦有人要求他离开KinKi Kids,觉得他阻碍光一。

外界盛传他们要解散的消息,而光一在接着的个人演唱会中,作出了最好的回应。

光一将这个演唱会命名为「1/2」,唱KinKi Kids的歌,留空刚的歌词,跳KinKi Kids的舞,留空右边的位置,当唱他原创的歌曲时,他说道:「KinKi Kids是由两个人组成的,如果没有堂本刚,也就没有现在的堂本光一。」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在最痛苦的时候,有一个人不离不弃,何其有幸。

---

出乎意料,刚的专辑非常畅销。

无论悲伤的旋律,还是明快的乐曲,每一首歌都充满感情,让人真切感受到堂本刚的喜怒哀乐。

堂本刚不再是舞台上触不可及的偶像,而是和你我一样的平凡人。

他的歌曲可以成为你的心情最佳的写照,一个人听他的专辑时,不自觉便会落泪。

光一觉得,刚这麽有天分,刚这麽好,他的音乐受欢迎是理所当然的。

光一亦买了刚的专辑,独自在家裡听,但越听越觉得心痛。

到底有多痛苦才会令那个人写出这麽悲伤的歌?

在刚最辛苦的时候,光一没有办法帮助他,只能默默陪在他的身边,感到非常无力。

听完一遍,光一将专辑收好,从此没有再听过。

---

当刚举行第一场个人演唱会时,杂誌传出光一的丑闻,指光一沉迷女色,深夜参加联谊。

这则绯闻马上被澄清了,那一晚有KinKi Kids的工作,光一根本没可能参加联谊。

但光一的确受到伤害,一些人没有求证就嘲笑他,一些粉丝离开他。

然后在演唱会中,刚突然停下来音乐,开始说话:「世界上有好人,亦有一些无法被称为好人的卑劣之人,肮脏之人,要我连他们都爱,真的很困难。但因为有音乐,有同伴,我学会全心全意爱这个世界。不要被卑鄙的人蒙蔽双眼,不要被流言蜚语影响,亲身去了解你爱的人,用心去相信他。」

光一坐在台下听完整段话,这无疑是刚给他的最大支持,他腹背受敌时,有一个人无条件信任他。

演唱会完结后,光一来到后台,和刚一起离开。

他们很久没有私下见面,但默契不变,刚没有多问,就坐上光一的车。

光一送他回家,很快就来到他家楼下的停车场。

刚打算下车的时候,被光一拉住,抱入怀裡,刚自然地回抱,完全没有犹豫,就像天性。

然后他们接吻。

---

刚和光一开始半同居的生活,就算白天分开工作,晚上他们经常会住在一起,有时候住刚的家,有时候住光一的家。

感情和睦,节目组的人都习惯了他们晒恩爱。

直至流传他们同居的消息,而事务所压下一张照片。

「你们知道公司多辛苦才买下这张照片吗?想断送你们的偶像生涯吗?」

照片裡能够看到他们清晰的侧面,他们在接吻。

「公司会放出其他绯闻,转移视线,希望大家淡忘这件事,但你们要分手,绝对不可以同居,不能再被人抓住把柄!」

「我们不会分手的!」光一握紧刚的手。

刚回握光一的手,在那一刻,他觉得他们能够永远在一起,只要两个人坚持,没有事情可以分开他们。

事务所没办法令他们分手,但严禁他们同居。上班时,经理人会来接他们,下班时,就直接送回各自的家。

他们唯有忍耐事务所的安排,至少工作的时候,他们就能见面。

---

「我真是一个软弱的人。」独自坐在沙发裡,没有力气做任何事,刚自嘲地想到。

被叫去见副社长时,刚以为自己有心理准备,无论任何情况都不会放弃这段感情,结果他被说服了。

刚默默看完副社长递给他的东西,一封又一封信。

「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欢光一的,你们经历过很多的事,但你有没有想过,这段感情就是对光一最大的伤害?」

「成为偶像后,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因为你们背负着成千上万人的期待,有人喜欢你们两个人,亦有人只喜欢你或者光一。纵使转移大多数人的视线,仍然有粉丝关注你们,介意你们的关係,这些恐吓信只是一少部分,今次寄来公司,下次可能直接骚扰光一,你懂吗?」

刚没有回答,但看他的眼神就知道答案,副社长拍拍他的肩膀,送他出门。

进入休息室,坐在刚的身旁,看到刚的样子时,光一就有不祥预感。

「我们分手吧。」刚说道。

「为什麽?」光一惊慌地问。

刚默不作声,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回答:「为KinKi Kids着想,我觉得我们更适合做朋友。」

「有什麽关係?我们是恋人,与KinKi Kids没有矛盾,工作不变......」

「我累了。」刚打断光一的话。

「一直隐瞒我们的关係,害怕它曝光,我累了。」

光一无言以对,他唯一不能够做的事情,就是曝光他们的关係。如果那样做,不只会影响他自己,更会毁掉刚的前途。

只要能够和光一在一起,刚愿意一辈子隐藏这段关係,不在乎有没有别人的祝福。然而他们隐藏不了,现在已经有人要求他们分开,甚至恐吓他们,刚不能不顾及光一的安全。

其实「放手」亦是爱的一种表现。

---

节目裡,嘉宾让光一和刚牵手。

「你们KinKi Kids做得到吗?」

「轻而易举啊!」光一回答,两个人走到前面,牵起对方的手。

「哇!」四围传来观众的尖叫声。

「这样子,你们就觉得萌了?」光一举起他们牵着的手,观众再次尖叫。

光一放开手,然后骂道:「好恶心!」

「我喜欢女人呢!」光一强调,嘉宾和观众都笑起来。

「不需要这种宣布!」刚一边笑,一边吐槽。

而杂誌採访时,问到他们的关係,光一回答:「我们私下没有联络呢,我没有刚的电话,亦不知道他住在哪裡。」

刚在旁边附和光一的说法,虽然知道光一是跟随事务所的安排,慢慢澄清他们的关係,平復一些粉丝的情绪,但内心还是会难过。

唯一让人安慰的是,KinKi Kids还存在,他和光一还能够在一起。

分手后,刚主动和光一说话,而光一亦愿意回应他,他们并没有变得尴尬,就像朋友一样相处。

刚去钓鱼的时候,光一还会突然出现,陪他一起钓鱼。

---

在节目裡第一次学吉他时,刚作了一首曲。

事务所希望刚填词,然后把它收录在刚的新专辑裡。

回家后,刚找出那份乐谱,有一半的歌词已经填好了。

两年前,和光一分手的那天,他一直难以入睡。

然后他爬起来,找出这份乐谱,将他的想法写进去,回忆起他们学吉他的画面,以及同居的片段,房间裡彷彿还有光一的气味,再想到他们的结局。

今天,杂誌传出光一的新恋情,对象是圈外人,只有一张轮廓模煳的照片。

就在这个时候,事务所让他找出这首曲来填词,世事真的巧合到令人发笑。

又一个失眠之夜,他填完所有歌词。

音乐总会揭开灵魂深处的伤痕,在个人演唱会的舞台上,他唱着这首歌,不禁眼泛泪光。

「一人部屋で空を見上げ  一人呆坐房里 仰望天际

自分の弱さに気付く  才把自己的懦弱看清

最後に僕がつぶやいた言葉  我含糊不清的最后那句

口にするだけでも辛かったよ  只是说出口已够艰辛

別れの二文字は重いね…  分手两个字好沉重…

二人には必要ないと思っていた  曾以为它于我们无意义

だけどこのままじゃ寂しいよ  可是继续又太孤寂

キミを少しずつ傷つけていくから  会一点一点伤害着你

あの日誓った約束も守れなかったよ  没能守住那天的约定

キミの涙見るたびに切なくて  每次见你落泪都心痛不已

キミ以外誰も愛せないのは分かってたけど  尽管心知肚明 除你之外 再爱已无心

今までの優しさ胸に抱いて  将对你至今的柔情拥入怀中

 

そっと蒼をゆるした空が  天空悄无声息黎明

連なるふとした今日は  静静迎来今天

透明のような雲に見とれて  云层透明 让我入迷

ビルの群れを見失っていたいんだよ  让我遗忘了高楼林立

僕らの未来がどこかで…  我们的未来在哪里…

叶わない旅へと辿り着いてしまってから  早已兜兜转转地踏上了未知之旅

愛しい言葉も想いも  爱的话语和真情

キスで綴れど軌跡に咲いていた  都以吻填补 绽放在过去的轨迹

色も褪せない恋にめぐり逢った不幸を  遭遇这永不褪色的爱情 这不幸

音も立たないページに浮かべたまま  持续毫无声息地浮于岁月纸上

キミ以外誰も愛せないよと云わずにいたよ  我没告诉过你 除了你 再爱已无心

愛語らず恋だったボクらを抱いて  将未诉情衷的我们怀抱在心」

---

「听说光一前辈要结婚了。」刚和相熟的后辈吃饭时,其中一人提起。

另一个后辈立刻阻止对方说下去,看来是怕刚介意,他们的关係像神话一样,后辈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幻想出各种故事。

其实刚完全不介意,早在几天前,他已听说这件事。

明年就三十岁了,事务所内部流传,光一的家人催促他结婚。

而出席舞台剧的记者会时,光一亦提到有结婚念头,但没有对象。社长的回应是尊重他的个人意愿,不贊成亦不反对,令这个消息更加真实。

刚的反应非常冷静,他仍然爱着光一,但由分手的那刻起,他就明白他们没有结果,最终光一会和另一个人白头到老。

刚只好奇,光一何时会告诉他。

---

「KinKi Kids呢?你们会去幼稚园的运动会吗?」节目裡谈及嘉宾的女儿,嘉宾问到两人的理想家庭生活。

「这个人的话,可能要妻子带摄影机,然后他在家裡看直播。」刚提起光一的宅属性。

「不是的,我会陪孩子去游乐园。」光一反驳。

「嗯,如果孩子要坐云宵飞车,我会让他找妈妈。」刚说道,嘉宾和观众都笑起来。

收录完毕,光一坐在休息室裡,想起今天节目的话题总是围绕结婚和家庭。

而他将要结婚的消息亦倍受关注,媒体不断推测他的结婚对象,甚至有朋友发来贺电。

「这些傢伙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光一拿着手机,无奈地读完又一封邮件。

光一不在乎外界的误会,唯独在意刚的反应。

最近没有KinKi Kids的活动,他们一直没有见面,今天终于见到对方。

一整天,光一都在等待,如果刚问起结婚的事,他就立刻澄清。

然而,刚完全没有问他。

眼见刚拿起袋子,准备回家,光一马上拉住他。

刚疑惑地看着光一,只好坐下来,问道:「怎麽了?」

「我要结婚了。」光一稍作犹豫,然后居然说出这句话。

「嗯。」

光一非常惊讶,面对刚平淡的回应,开始觉得生气和失落。

刚留意到光一的情绪变化,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强迫自己笑着说:「我当然为你高兴,我会祝福你们的。何时举办婚礼?我一定会出席,写一首歌作为新婚礼物,还可以表演,像你生日一样。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未来妻子是谁,要介绍.......」

「够了!」光一打断他的话。

「没有婚礼,没有妻子,如果我决定和一个人结婚,那个人一定叫做堂本刚。」

刚震惊地望着光一,鼻子开始发酸,双眼变得湿润。

光一避开对方的视线,继续道:「我就知道,我说要结婚,你也不会阻止我。这段感情裡,我不需要你做任何事,你想分手,我就答应,只能做朋友,我们就做朋友,但你要记住,我喜欢的人只有你!不要祝福我啊!」

刚抱住光一,用吻回答他的话。

嘴脣撞上的刹那,能够感觉到对方微微的颤抖,这种触感彷如隔世,却令人无比温暖。

原来分手五年,他们都不曾改变心意,爱着对方。

得此一人,夫復何求?

---

「虽然接下来没有工作,但为什麽我要跟你回家?」

坐在沙发上,刚一边东张西望,一边问。

光一的家没有改变,还是五年前的样子,只是牆上多了几幅画,是刚送的生日礼物。

「我们要结婚了,当然要洞房。」

刚一脸惊吓,只见光一开始脱衣服,不愧是裸体派,非常有行动力,接下来就是关灯。

------完------


听「by your side」和「映画监督」,决定写一篇虐文,写光一结婚,结果偏离重点。

加入一首歌时,想过「devil」,但觉得「優しさを胸に抱いて」更适合。找到「優しさを胸に抱いて」两个版本的歌词,旧版是梦见爱人在别人的怀里,而新版是两个年纪的刚合作,最终选了新版。

不论何年,他们的音乐都感动人心呢!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