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KK】【未满都市】唯一的依靠 (全一话)

-大和x猛

-日常向,旅行,两个人都有后遗症,互相依靠的故事,但重点变成一起卖萌了.......大和猛萌萌的!

-对未满都市念念不忘,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但很久没有动笔,连中文都不会了,零文笔

------正文------

来到分岔路口,两个人要道别了。

「那么我走这边了。」

「嗯,快点走,终于不用见到你了,不要太想我!」猛不以为意地挥挥手。

「我才不会想念你这家伙!再见啦!」大和一边反驳,一边踏向自己回家的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猛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细小,直至消失,他才踏上自己的单车。

这几个月,不可思议的旅程正式完结,他们一起生存下去,一起抗争过来,终于能够回归各自的生活。

但接下来的日子是不是如此轻松呢?

 --

「啊!」大和从睡梦中惊醒,不自觉地叫出声来,眼前是白色的天花,他花了几秒钟才想起这是他的房间。又是同样的恶梦。

梦见饥饿的孩子,梦见偷走出去买药的经过,梦见被军队追捕,在枪林弹雨间逃跑。

被匕首刺伤的地方隐隐作痛。

在幕原的时候,并没有缠绕他的一切,如今却困住他,在梦中一再出现。

「大和,你来得真早!」铃子进入课室时,看到大和的身影,高兴地说。其实她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从幕原回来后,大和每天都早到。

因为大和缺席的原因非常特殊,所以学校准许他无须留级。冬天与春天交替,他们要毕业了,今天是毕业典礼。

「嗯?是你太迟吧。」

「总是迟到的懒人好意思说我呢!」刚才大和又在发呆,铃子常常觉得,她等到这个人回来,但这个人的心不在这里。

 --

「大和好奇怪?会不会是你多心?」晚上和贵一通电话时,铃子又提起大和的情况。

「是真的,已经一段时间了。」铃子担心地说,然后莫名问起:「贵一,你有没有联络过猛?」

「怎么了?」

「虽然这样说有点奇怪,但我觉得大和应该见一下猛。在幕原的时候,他们一直在一起,也许只有猛能够解开大和的心结。」

「嗯,我尝试找他吧。」贵一答应道。

「拜托了。」其实铃子非常犹豫,找猛帮手到底是好是坏。

 --

「请问是猛的家吗?」第二天,贵一找出分别时留下的电话号码,打给猛。

「是,我是猛的姐姐,你有什么事吗?」

「姐姐你好,我是猛的朋友,请问可以让猛接电话吗?」

「哎,你错过时机了,猛那小子去旅行了!今天才天亮,就背着行李一个人出门,说什么散心呢。」

「有什么方法可以联络他吗?我有急事找他。」

「没有呢,明明给他买手提电话了,他却不带出门!现在妈妈可担心,怕他像上次去幕原一样失踪。」猛的姐姐激动地说,完全不顾贵一是外人。

「那么你们知道他会去哪里吗?何时回来?」

「好像是去京都的美山,他说过会在大学放榜前回来。」

「嗯,我自己再想办法找他,谢谢你,打扰了。」

想不到猛去旅行了,而且完全没有联络方法,贵一也无能为力,心想:「帮不到铃子,猛去美山了.......美山!」

突然贵一想到一个好点子。

--

「为什么要来京都的乡村旅行?」大和一边抱怨,一边将背包放在地上。

昨天接到贵一的电话,约他去京都旅行。离开幕原后就没有见面,大和理所当然地答应。

令人意外的是,贵一决定第二天就出发,而且他们一个在关西,一个在关东,所以要各自前往,在目的地集合。整件事显示非常草率。

转乘几程电车与公车,大和几经辛苦来到美山,却不见贵一的身影,打电话也没有人接。

「搞什么鬼?该不会是恶作剧吧?」大和开始觉得疑点重重,想起昨天他联络铃子,铃子果断地拒绝同行了,明明平日去旅行,她总是跟着来。

「不是吧?」当大和变得急躁时,远处走来的一个人对他喊道:「大和!」

「猛?」意想不到,那个人就是猛。

 --

「嘻,所以你是被贵一骗来的?」坐在公车站的长椅上,听完大和说出的来龙去脉,猛取笑道。

「你这家伙又为什么在这里?」大和一脸尴尬,怀疑地望着猛。

「哎!郑重声明,我可不是他们的同党,昨天我就来到了。」猛澄清着,仍然笑个不停。

一番交流后,贵一看来是不会出现了,猛便问:「你有什么打算呢?要住哪里?」

「我没有住处呢,是贵一提出去旅行的,我以为他准备好了。」大和更加无奈。

「唉,想不到在这里,我还要照顾你呢!」猛拍拍大腿,站起来,抱上他带着的一篮蔬菜。

「来我住的民宿吧!」拎着大和步行回去。

沿途观看四周的风景,美山坐落于山谷里,建筑物都是罕见的茅草屋,整个环境宁静又安逸。

民宿的招牌是一块退色的木板,刻着「久や」这个名字。

「我回来了!」猛推开大门,将蔬菜放在玄关旁,脱下鞋子,动作就像回家一样自然。

屋内的装修非常古朴,是传统的日式设计。

「欢迎回来。」一位老婆婆前来迎接,惊讶于大和的出现:「这位是?」

「中野女士,这位是大和,我的朋友,情况有点复杂,我慢慢和你解释吧。」

「你好!」大和赶紧打招呼。

「欢迎你呢,进去再说吧。」中野女士点点头微笑道,带他们进客厅。

从前的美山以林业和农业为主,现在才推广旅游业,所以中野家除了经营民宿,还有务农的工作。

现在是淡季,旅客很少,民宿的房间都空空如也。中野女士和猛谈得来,就收留他了,如今听过大和的事情,又顺口就收留大和,而且费用全免,只要求两人帮忙做事。

 --

乡村的生活总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吃过晚饭,中野女士就和他们道晚安。

中野一家住在旁边的另一间屋,这里只剩下他们二人,就像回到幕原的帐篷生活。

洗澡后,在榻榻米上铺好两套寝具,两人便一同入睡。

凌晨时,大和又被恶梦惊醒,他坐在被窝里平复心情。

「要来一杯吗?」身边的猛居然醒来了,躺着问他。

推开房内的纸门,会发现外面有一条缘廊,缘廊里放着两把矮小的椅子。猛将泡好的茶水拿进来,一人拿着一杯热茶,坐在椅子上看屋外的风景。初春的夜晚有些寒冷,但他们毫不在意,仍然将落地窗打开。

「待会儿阳光会从那边照进来,很漂亮的。」猛指着一个方向,告诉大和,并没有问起恶梦的事。

不久,天开始变亮,光线的确从那个方向照进山谷,整个村落沐浴在阳光之中,变得充满生机。

民宿的位置较高,他们能看到附近其他茅草屋的屋顶,褐色间带有嫩绿,而民宿的庭院里有石块铺成的小路,植物与石头之间有奇怪的狸猫摆设。

 --

吃完早饭,他们来到田里帮忙,都是一些简单的工作,清除杂草等等。

两个人一起做,很快就完成了。

「你们下午就四处逛逛,自由活动吧,难得来旅行。」中野先生是中野女士的儿子,因为妈妈年纪大了,所以他就提早退休,回来接手经营民宿,听闻原本是小学教师,如今举手投足亦的确有老师的风范。

两人欣然接受对方的好意,午后便出门四处走走。

「你想像一下,新鲜的牛奶,配上山鸡的鸡蛋,浓郁的味道,润嫩的口感,难道你不想吃吗?」

听过猛的形容,大和忍不住点点头,吞口水,然后走向收银:「来两份布丁。」

美山特产店的门口,猛坐在门边的椅子上,摇着脚,吃布丁。而大和研究着墙上的海报,一边吃布丁,一边抱怨:「为什么是我出钱呢?」

「一直都是我照顾你起居饮食,当然由你出钱啊!」

「真是说得理所当然呢,像夫妻生活似的。」

「是谁帮你洗衣服的?是谁帮你烧洗澡水的?」

大和露出一个投降的表情。

吃完布丁,看过店门口摆放的免费地图,两人去到美山民族馆,里面展示着旧时日本家庭使用的器具。

其中有些展品可以试用,他们像小孩子一样,全部都拿起来玩弄,参观完结就散步回去。

 --

夜晚,大和又做恶梦,痛苦地挣扎,猛被他的动静吵醒。

看着与棉被打斗的大和,猛爬出被窝,拍拍他的后背:「没事了,没事了,这里很安全。」

当大和平静下来,猛为他整理好棉被,然后回到被窝继续睡。

第二天醒来时,大和觉得很奇怪,自己久违地自然醒呢。

难得有一个好开始,一整天大和的心情都非常好。

「一会儿有什么要做的事?」猛主动去清洗午餐用过的碗筷,大和就在旁边帮忙抹干,一边向中野女士问到。

「如果有空的话,你们可以帮忙收割吗?」

来到田里,他们才知道是要收割土豆,中野先生告诉他们收割的方法,然后便开始工作。

从泥土中挖出一个个土豆,让大和不禁想起幕原的生活。当时他们尝试自给自足,那片土地只用一晚就能够种出很多土豆,但正因为政府秘密研究出那种泥土,很多人被害死了。

「你快点动手吧,否则太阳要下山了。」将大和手上的土豆收进篮里,猛与他对视,然后又继续手下的工作,其实猛同样想起幕原的事,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这晚,大和梦见饥饿的孩子和死去的人,他感觉到有人在身旁安慰自己,他知道那个人是猛。

 --

「你为什么打过来?」

「你的语气真冷漠!怎么样?旅行愉快吗?」贵一轻松地问,完全没有悔意。

「只是想问这种无聊问题,我要挂电话了!」

「啊!不不不,你有没有遇上猛?」

「如果没有遇上他,我就一个人留在这里了!」大和愤怒地喊道。

「嗯嗯,就是说,你遇见他了,非常好。」贵一点头赞好。

「你到底为什么要骗我来这里?」

「唉,你别激动,其实是铃子的主意,最近你怪怪的,她觉得你和猛应该见一下,交流交流。但猛去旅行了,我唯有骗你过去。」

「多管闲事!」

「好吧,我只是打来确认你有没有遇上猛,现在你们在一起,我就功成身退了!再见!」

「喂喂!可恶!」看着莫名打来,又莫名挂掉的电话,大和非常无奈。

「原来铃子发现了,但这种事不是找谁见面就能解决啊......」他如此想到,有些烦躁。

放下电话,大和决定出门,寻找失踪的同居者。他醒来的时候,旁边就只剩下整理好的被铺。

「找猛的话,他去河边了。」根据中野女士的情报,大和来到由良川。

从远处就能看见坐在河边的猛,他拿着钓竿,正在钓鱼。

「我的袋里有团子,要吃吗?」猛不用看都知道坐下的人是大和。

「你怎么会有钓竿?」大和拿出一颗,一口吃掉。

「那边的大叔借给我的,你要试一下吗?」大和摇头,默默坐在一旁。

一会儿后,大和终于开口:「我总是梦见幕原的事,有时梦见大家抢食物,有时梦见被军队追赶,有时梦见大家死去。」

「到底怎样才能够放下?怎样才可以正常地生活?」

猛沉默不语,安静地看着前方的河水,波光粼粼。

 --

「你们吵架了?」中野先生问到。

从河边回来之后,两人就像有约定一般,没有再提起那段谈话。

生活一切照常,吃饭睡觉,帮中野家做事。

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明显变得低落,有点抑郁的感觉。

「一起去散步吧!这两天,除了在田里工作,你们就一直躲在民宿呢!这样不行,浪费美好的风景,春天之神会生气!」

「田里的工作,我一个人就可以完成。你们一直愁眉苦脸,种出来的蔬菜会变难吃的!」中野先生挥手,让他们离开。

他们被赶走了,唯有漫无目的地四处逛逛。

「我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大和觉得不好意思,自己的事影响到猛的心情。本来他就打算独自解决,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但当猛在身边时,他却想要倾诉。

路过小吃店,大和跑进去,买来两根牛奶冰淇淋,将其中一根塞进猛的手中。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吃,猛仍然没有回应。

不知不觉来到山边的神社,神社旁有一棵百年古树,他们就坐在巨木下的长椅,看着日落的景色,一切都染上橙红色,然后逐渐变暗。

「我有一部手提电话,用来和家人联络,但我故意不带来,因为我来这里就是为了避开他们。」猛低着头说到。

「回家后,家人总是叫我忘记幕原的事,回复正常的生活。他们不知道在幕原所发生的事,所以他们并没有做错,我明白的,但心里仍然好难受。怎样才能够正常地生活?忘记幕原的事就叫作正常吗?在幕原,无数的人死了,他们是被害死的,其中包括我的朋友,练志,百合.......怎么可能忘记?怎么可能放下?看见你被恶梦折磨,我好想帮你,但我没有办法......很可笑呢,你在找放下的方法时,我却在找不放下的方法。我好怕......如果回到正常生活,会不会有一天,我忘掉在幕原的事,忘掉练志留下的歌曲,忘掉百合......」

猛说着,嘴唇微微颤抖,流下眼泪。

两人的情况看似不同,其实都是被幕原的事困住了,一样痛苦。

大和抱住猛,用手拍拍他的后背。

「不用怕,回复正常生活,并没有对不起去世的人。能够生存,却不好好活,才是对不起他们。不用怕,不会忘记的,经历过的事就不会忘记,就算哪天你忘掉什么事情,还有我在。」

 --

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直至旁边的草丛传来怪声,一个影子闪过。

大和被吓一跳,后来才发现是一只野猫。

「哈哈,你被一只小猫吓到了!」猛大笑起来。

「被吓到的人是你才对!」大和反驳,害羞地收回抱住猛的手。

「嘻,你就不承认吧,真相我们都很清楚。」

「我要回去了!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吧!」

大和站起来,快步离开,猛立刻追上去。

最后两个人一起慢慢走回去,沿途观看星空,乡村里没有任何光污染,漆黑的夜空中,无数星星正在闪闪发亮。

吃过晚饭,他们各自去洗澡。

当大和回到房间时,猛已经睡着了。

大和想起前几天,因为猛来安慰他,他才没有从恶梦中惊醒。决定将寝具铺在一起,直接睡在猛旁边。

这一晚,就像奇迹一样,大和没有做恶梦。

-- 

猛在大和的怀里醒来,两个人脸对脸,中间只有一只手掌的距离,房间内鸦雀无声。

「你暗恋我?」两人一左一右,坐在房间的两边。

「刚才是意外!」大和反驳。

「为什么你会睡在我的身旁?」猛指向连在一起的床铺。

「你睡相差,滚过来了。」大和心虚地说。

「明显是你铺过来了!」

大和无话可说。

「我就觉得怪怪,昨天你还买冰淇淋给我,像追女生一样。」

「才不是!你不爱吃就不要吃啊!」

 --

驱赶恶梦的办法,看来就是和猛睡在一起。

傲娇心态的大和,当然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半夜恶梦缠身时,无奈唯有找猛。

「如果没有我,你要怎么办?」猛睡眼惺忪地问,然后拍拍身边的地板,默许大和睡过来。

就这样,两人无比和谐地渡过接下来的日子。

 --

这天,中野先生带他们来到另一间民宿的大澡堂,享受泡澡。

这个时段,刚好没有其他人,整个澡堂就只有他们俩。

坐在浴池里,被温水包围,感到全身放松时,猛告诉大和:「明天,我要回家了。」

突然提到这个话题,令大和有些惊讶。

「我告诉家人,在大学放榜前回家,所以明天要走了。」

再快乐的日子都有完结的一天,两星期的时光成为过去,终于他们要和美山告别,和对方告别。

「嗯,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就一起走吧。」大和用轻松的语气回答,表现得不以为意,心里却有一点无以名状的伤感。

然后他们和中野家道别,衷心感谢对方的照顾,整理好各自的行李,第二天早上起程回家。

离开美山的公车上,猛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的景色。

下车后,他们便要转乘不同的电车,正式分开。

两人没有说出口,但内心的确有点依依不舍。

「我走这边。」猛竖起食指,指向他的后方。

「我走另一边。」大和回答。

「嗯,再见了。」猛笑一笑,打算离开,突然被大和拉住。

大和将一张纸条塞进他的手里。

「我的号码,所以你出门要带电话!」大和飞快地说完,自己亦不好意思。

「噗!好恶心,两个男人通电话?我才不要!」猛大笑起来,拒绝对方,但事实上他明白大和的用意。

猛说过,为了避开家人,他故意不带电话出门,而考虑到一个人远行,与外界失去联络的危险,大和想出这个奇异的方法。

如果猛再次想要逃避这个世界,至少还有一个人,他可以联络。

「总之你收下了!」大和害羞地喊道,立即转身离开。

猛看着大和的身影,将纸条收好。

--


「为什么你在这里?」今天是大学的注册日,猛居然遇到大和。

「我才要问你?难道你是跟踪狂?」大和反问他。

「傻瓜!我才不会跟踪你,我来注册的。」猛反驳,而大和默不作声。

猛一脸惊讶,望着他,然后开心地问:「你也报考这间大学了?」

大和转过头去,避开猛的视线,其实他的心里偷偷在高兴。

「别害羞,其实你有点寂寞,想念我吧。」猛笑着说。

「寂寞的人是你才对吧!」

「傻瓜!我才不会,一想起又要照顾你就头痛了。」

「那么你别跟着我!」

「傻瓜,只是你在我前面走而已。」

------完------ 

美山是確實存在的,那個民宿也是存在的,那些美食都是存在的,結果寫得像景點推薦......大和猛的愛也是確實存在的!


评论(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