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东唐】命运

-现实向

-短小,也许算是刀

------正文------

他们的相遇像是命运的安排,两个人的背景如此相似,但试问哪一段爱情不是起于缘分呢?

努力未必会有回报,障碍扑面而来。当忐忑大过快乐,也许放手是真正的爱。

日月交替刹那数年,也许忘了确切的时间,但当时的事,唐禹哲仍然记得。初相遇时对对方看不顺眼,直至一起拍戏才试着去认识,然后发现他们居然有那么多共通之处。「知己」这个词正好形容他和汪东城。

当时还没有多红的他们,会一起逛街,会交换穿对方的衣服。有人说友情会变成爱情,他觉得友情是和爱情交融,你不知道爱情在何时参一脚了,不知不觉间他们成为了彼此最重要的人。

那些泛黄的日子是他最宝贵的回忆,汪东城就像刻在他的生命里,不能切割的一部分。你不合群时他会拉你一把,你不知所措时他为你抢镜头,你被冷藏时他在自己组合的表演上提你的名字,他甚至违反公司规矩一边生病一边为你站台。遇上这么一个人,唐禹哲能够不触动吗?

他们像两条小溪,汇聚成河,一起壮大。但遇上几个急弯,奔流的节奏就错开了。他慢慢留在河里,而他则奔向大海,终将各散东西。汪东城所背负的东西有多重,唐禹哲最清楚。家庭、事业、梦想......每一项都不能有闪失,他不想增加汪东城的负担,绝不容许自己成为负累。他知道分开之后,汪东城能够飞得更高更远。有时分手不是因为「不再爱」「不够爱」,而是因为「太爱」。

提出分手时,两个人都受伤了,但他们从没有讨厌对方。初时当然会难过,避免见面。直至过年过节,汪东城发来一句祝贺,他顺手回覆了。他们像陌生人一样聊起近况,明明一直有关注对方的动态,却假装不清楚。话题轻易就打开,多年的默契自然不会消失。唐禹哲想,也许他们能做回朋友,其实他们早成为家人了。

他们公开的互动也大大减少了,只剩下私下偶尔的聊天。整整一年没有见面,唐禹哲第一次发现他能够离开汪东城那么久,才发现旧时他们是多么努力去见对方。两个人属于不同公司,总是在不同城市工作,要错过原来如此简单。

再次见面是在一群朋友的聚会,他们再次自然地坐在对方的旁边,表现得像普通朋友。知道他们以前关系的人并没有提起,当他们能够笑着面对对方,毫不尴尬地交谈,唐禹哲知道他们相爱的一切已成过去。

他们各自忙碌,每年见一两次面已经很多。他们不再是对方上节目时的恒常话题,甚至有人不知道他们相识。唐禹哲知道汪东城有了喜欢的人,不少朋友会向汪东城八卦那段恋情的进度,有时他也参与其中。

新年时,汪东城约他见面。他们拍了几张合照发上网,再选了一间低调的餐厅吃饭。他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好像时间和距离都分隔不了他们。快吃完饭时,汪东城说起:「我们决定要公开了。」唐禹哲呆了一下,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他与汪东城对视,慢慢想起这个「我们」是指谁,想起「公开」是指什么事。他回过神来,微笑着说:「恭喜!你公开时,我一定会挺你的。」

15时26分与22时34分,那不回覆的七个小时也许是他最后的逃避。

时间推着人前进,回忆和爱意唯有埋在心底,让黑夜来隐藏失落与伤痕。

他们是同行,是朋友,也许是家人,曾经是恋人。

------完------


几个月前,那件事发生时写的。

说是现实向,但现实只有当事人知道,所有故事不过是我幻想的产物。但幻想不正是喜欢cp的乐趣?在平行时空,什么都可能发生。未来会怎样发展,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既伤感又平静,更失落圈子越来越冷清。但可以的话,我想再写一篇后续,想相信他们还会有后续。

【KK】当堂本光一遇上小小堂本刚 1

-KT

-OOC不管不顾

-写过未满同人,写过半现实向,这一篇纯粹卖萌


------正文------

「Pan!Pan!不要吃!」堂本光一一把抱起Pan,阻止它吃掉那只「妖怪」。

「你果然看得见我。」堂本刚从地上爬起来,一脸得意地看着对方。

堂本光一尴尬地避开他的视线。

---

三天前,这只小人出现在他家的厕所,坐在马桶盖上钓鱼。

光一揉揉眼睛,怀疑自己太晚睡觉,出现幻觉。

他将这只小人称为「妖怪」,遇到妖怪的第一法则就是:「装作没看见,别招惹它!」

然后他照常刷牙洗脸,回寝室去。

「睡醒就回复正常了。」他这样安慰自己。

---

然而,那只「妖怪」阴魂不散,第二天都出现。

他打算梳洗时,发现妖怪在他的洗脸盆里泡澡。

「太舒服!再加点热水!」妖怪站起来,一条小毛巾包住下半身,双手打开水龙头。

光一决定不梳洗,直接开始玩游戏。

将注意力集中在游戏上,尝试忘记妖怪的事,但做晚饭的时候,妖怪又出现。

「GingerでMy love...GingerでFunky...」妖怪带着生姜头套,围住姜蓉一边唱歌一边跳舞。

光一满头问号,想到:「生姜之歌?」

「我看不见。」在心里自我催眠,拿走姜蓉做他的生姜烧。

炒猪肉的时候,火焰飞起,差点烧到妖怪的脸,妖怪连连后退,光一也吓一跳,见对方没事,就继续假装不知情。

妖怪流着口水,望住香喷喷的生姜烧。

光一不理会它,将自己的生姜烧拿到饭桌上去,只见妖怪气得跳脚,四处找方法离开料理台,偏偏不敢跳下来,大概是恐高,最后闭着眼滑到地上。

「原来妖怪不会瞬间移动。」光一在脑里作出结论,而妖怪跑到他的脚边,捉住他的裤子。

「忍忍忍,不可以赶走它,会被发现的!」光一内心呐喊,它往他身上爬,再跳到饭桌上。

妖怪光明正大地拿走一片猪肉,坐在桌上,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光一无法阻止,只能和这只妖怪分享自己的晚饭。

---

第三天,打开衣橱,光一发现衣橱的一角堆满杂物,一堆细小的衣服,像玩具一样,他认得那支钓竿和那个生姜头套。

「妖怪的行李!」光一感到惊讶,妖怪是正式进驻他家,将家当都带来了。

光一开始犹豫:「我应该请道士,还是请杀虫队?」

但又顾虑到,这只妖怪看来没有杀伤力,找人处理它,好像太可怜。

「还可能是我的幻觉......」光一正在苦恼,妖怪就走进他的视线。

妖怪包住头巾,像家政妇一样,开始打扫它的小空间,折衣服。

光一觉得这个画风又萌又奇异,他决定暂时放着不管,先上班去。

意想不到,当他回家时,居然看见Pan在吃妖怪!情况危急,他只能出手阻止Pan,曝露自己看得见妖怪的事。

---

Pan围着妖怪转圈,主动舔妖怪,甚至乖乖躺下来,让对方靠在身上。

刚才的「吃妖怪事件」根本是虚惊一场,Pan和妖怪十分要好,光一有一种嫁女儿的感觉。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光一问到,明显眼前这只妖怪不是他的幻觉,连Pan都看得见它。

「我是小人国的国王,发现这里不错,决定纳入我的国土。」妖怪一脸认真地回答。

光一非常吃惊,这故事太匪夷所思,不知道应否相信。

「我在开玩笑啦,你真没情趣!」看光一当真了,妖怪立刻吐槽,然后反问:「我才要问你,你是什么东西?巨人?为什么捉我来这里?」

「是你自己出现在我家,我才没有捉你来!而且不是我太大,是你太小,我是普通人。」光一反驳。

「没可能!我也是普通人,我才是标准尺寸呢!」妖怪不相信光一的话。

光一一手捉起它,将它带到窗边:「你看,对比外面世界的尺寸,明显是你太小了,而我是正常。」

看妖怪紧张起来,可怜巴巴的样子,光一决定帮助它:「我们好好谈谈。」

将它放在沙发上,光一坐在地板,缩短他们的身高距离。

「我叫做堂本光一,你叫什么?」

妖怪圆圆的眼睛望住光一,富士山嘴开开合合地回答:「堂本刚。」

------待续------


放假就想写文,开始写前就想来开坑。

才发现上一次写KK同人居然是2016年,其实这篇是当年的作品,没有写完,也不知道会不会完……我任性我自豪!

紀念OAC

想找新劇看,突然去查了一下OAC的結局。貼吧的人說因為演員退出,所以他們第2次離婚,悲劇收場,劇也在2015年完了。
仍然記得當初看他們的劇的日子,兩人相識,爭執,相愛。最初Christian多抗拒和Oliver的感情,但兩人情不自禁,後來恩愛的生活。
其實有看到消息,他們離離合合,結局不美好。但只想停留在那段時光,我完全感覺到他們感情的真摯。
如今一切已成過去,面對一方出軌,兩人離婚,老死不相往來的結局,真難受。
決定找個地方寫幾句,最後來到這裡。
希望用短短的文字,紀念我喜歡的他們。
在我心中,他們永遠是美好的一對,永遠記得他們帶給我的感動。
Oliver and Christian❤

哈德(個人感觸)

喜歡上哈德這個cp已經好幾年,他們的故事陪伴我走過中學的歲月,直至如今大學。
手機裡總有他們的文包,一篇篇經典同人文,劇情都倒背如流。可惜隨着哈利波特原著的結局,cp的圈子日漸冷清,新的同人作品越來越少,難免有些傷感。
但那個魔法世界留在我的心中,從來沒有離開。在pottermore和《被詛咒的孩子》裡,尋找戰後他們的影子。在論壇、晉江和貼吧看舊時的文(翻譯或原創都好),最近直接上外國網站看英文同人(依靠自己的爛英文和翻譯器),甚至開始自己創作。
哈德真的很奇妙,他們彼此之間的張力,令人無法移開眼睛。在學校針鋒相對的他們,戰爭中處於敵對陣營卻互相救助的他們,戰後一起振作的他們。少年、青年、中年,各式各樣的harry和draco,都如此吸引人。
我想,再過十年八年,亦難以有另一對cp,能夠令我這麽投入。
能夠在今個夏天,在lofter看到哈德的新作,買到新的哈德同人合集,真的很高興。書中包含了他們少年至中年的故事。不論學生時期的他們,還是為人父親的他們,每個故事都十分動人,非常好看。剛才看完上下兩冊,真的很感概和不捨。
很開心魔法世界仍然陪伴着我,希望日後也如是(笑)。

好開心,喜歡哈德這麼多年,如今還有合集本,超感動!!
本子很美,明信片的圖好好看!兩包紙巾和鼠標墊用來珍藏(哈哈)
今天才收到,等一下開始看,總之感謝太太們!!

【KK】与他相遇便是奇蹟(全一话)

-KT

-其实不想写现实向,所以它不是现实向(催眠自己)

-细心看,好多事情的顺序不同了,內容被我改了,一切都是我的幻想,只有歌是刚先生的。

-100个饭的心裡,有100个KK故事,真相只有他们本人知道,我们只需要爱他们就够了。


------正文------

关西出生,同姓同年,生日刚好相差一百天,大家都说堂本光一和堂本刚的相遇是命中注定,其实哪段相遇不是必然?自己只是对方的人生裡其中一段相遇而已。

堂本刚早就认清这一点,而最可悲的事莫过于曾以为自己有多么特别。

---

「这裡有另一个堂本呢!」社长告诉刚时,他是不相信的。怎会有那麽多「堂本」,日本的罕见姓氏呢,不可能遇到吧!

后来事务所要他们成为二人组合,正式见到光一,他才接受这个事实。

当时他们13岁。

走进娱乐圈,好多事情,只能靠他们自己去摸索,成功的话,就成为舞台上闪闪发亮的偶像,失败的话,就一辈子做背景人物。

但年少无知的孩子,根本不会考虑那麽多,不会顾忌,更不怕失败。

光一甚至没有想过他们能够出道,但成名就像是一夜之间的事情。突然红起来,工作就接踵而至,变得非常忙碌。

当时的情况,迫他们走在一起,每天一起工作,只有彼此陪伴,只能互相扶持。喜不喜欢对方?单纯的同事?还是朋友?他们自己也说不清。

几年时间,他们由普通孩子,变成偶像,没有回头路,青春一去不返。

---

发现光一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是18岁那年。

大量工作,连睡眠的时间也没有,第一次跟剧组出国拍摄,人生地不熟,水土不服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躺在酒店的床上,刚抱住肚子,胃部阵阵发痛,受不了心理压力,流下眼泪。

鬼使神差打电话给光一。

深更半夜,接到长途电话,光一觉得奇怪,只听见电话裡传来呼吸声,然后是他的名字:「光一......」

是刚的声音,带着哭腔,光一立刻紧张起来。

「刚!刚,你怎麽了?」

听到光一的声音,刚哭得更严重,断断续续地说:「胃好痛......拍戏好辛苦......」

「刚不要哭,先吃胃药,你有带吗?没有的话,找工作人员要吧。」光一指挥刚行动,恨不得自己在他的身边,为他打点一切。

「乖,不要哭,试试深呼吸,冷静下来。我知道拍戏非常辛苦,忍耐一下,很快就可以回日本了。」一边说着安慰的话,一边听电话裡的动静,光一不知所措,只能等刚的情绪平復下来。

终于没有哭声,光一再问:「吃胃药了?」

「嗯。」

「去休息吧,明天醒来就没有事了。」

「嗯。」

正当刚打算说再见时,听到光一认真地说:「任何时候,我都在你身边呢。」

「谢......谢谢,再见吧!」快速地挂掉电话,刚躺回床上,看着天花,脑海一遍空白。

后来,他们有默契地很少提起这件事,纵使刚提起,光一只会说:「我还以为是鬼电话,深夜打来,又没有声音。」

当时光一有多紧张,只有光一自己知道,而那时的感动,亦只有刚自己了解。

为什麽不是打回家?为什麽偏偏是光一?大概是在朝夕相对间,光一在刚的心中佔有了非常重要的地位,最伤心最辛苦的时候,就会想起对方。而不论过了多少年,再多单人的工作,只有在光一的身边,令他最安心。

但这份依恋是为世所不容的。

---

几张他们一起吃饭的照片,一篇写他们是同性恋的报导,被放在桌上,推到他们眼前。

事务所知道他们不是这种关係,而当事人自己更加清楚,他们还不是这种关係。

但身为偶像不容许是同性恋,就算是这种子虚乌有的报导亦不可以出现。

「你们各自solo吧。」副社长对他们说。

「KinKi Kids呢?」光一问。

「当然继续存在,只是增加solo,你去演舞台剧吧。」

光一望向刚,再望向副社长,想要确定刚的安排。

「刚就发展音乐,迟些日子再各自开演唱会,节目也是,可以分开上不同节目。」

其实光一更担心刚。

小时候就看得出刚的正直,在休息室看到小偷的样子,再次遇见就直接指出来,完全不怕招惹麻烦。但这份单纯最容易令他受伤,世间总有一些肮脏的地方,尔虞我诈,仗势欺人,善良的人更加难以接受这种事,一旦看不开,心情就变得低落。

而且别看刚总是主动说话,显得非常开朗,其实他很容易害羞和紧张,承受很大的压力,最近甚至患上过呼吸症。

这种情况,光一根本不想和刚分开工作,但这个是事务所的决定,根本没有他们反对的馀地。

离开副社长的办公室,刚对光一笑说:「我们唯有各自努力,KinKi Kids有活动时,再见面吧。」

那天开始,为了避免再有同性恋绯闻,他们当然不能私下见面,而一起工作的机会亦越来越少。

刚终于发现自己对光一的感情,不是友情,而是爱情。

想一直在一起,想守护他,想被他拥抱和爱惜,真真正正的爱情,但这段感情不得不藏在内心深处,一辈子不能见光。

两人各自拍戏和上节目,身体欠佳的刚开始觉得迷失,他想要寻找自我,不断改变髮型衣着。

本来事务所不接受刚的音乐,那种悲伤的音乐与偶像的形象不符,但看着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只能放手,让他自由创作,甚至决定帮他出专辑。

一些KinKi Kids的粉丝觉得刚非常奇怪,不再是那个阳光少年,开始离弃他。

然后在KinKi Kids的演唱会上,刚突然病发,揭露了他患病的事。

有人爱他,继续支持他,亦有人要求他离开KinKi Kids,觉得他阻碍光一。

外界盛传他们要解散的消息,而光一在接着的个人演唱会中,作出了最好的回应。

光一将这个演唱会命名为「1/2」,唱KinKi Kids的歌,留空刚的歌词,跳KinKi Kids的舞,留空右边的位置,当唱他原创的歌曲时,他说道:「KinKi Kids是由两个人组成的,如果没有堂本刚,也就没有现在的堂本光一。」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在最痛苦的时候,有一个人不离不弃,何其有幸。

---

出乎意料,刚的专辑非常畅销。

无论悲伤的旋律,还是明快的乐曲,每一首歌都充满感情,让人真切感受到堂本刚的喜怒哀乐。

堂本刚不再是舞台上触不可及的偶像,而是和你我一样的平凡人。

他的歌曲可以成为你的心情最佳的写照,一个人听他的专辑时,不自觉便会落泪。

光一觉得,刚这麽有天分,刚这麽好,他的音乐受欢迎是理所当然的。

光一亦买了刚的专辑,独自在家裡听,但越听越觉得心痛。

到底有多痛苦才会令那个人写出这麽悲伤的歌?

在刚最辛苦的时候,光一没有办法帮助他,只能默默陪在他的身边,感到非常无力。

听完一遍,光一将专辑收好,从此没有再听过。

---

当刚举行第一场个人演唱会时,杂誌传出光一的丑闻,指光一沉迷女色,深夜参加联谊。

这则绯闻马上被澄清了,那一晚有KinKi Kids的工作,光一根本没可能参加联谊。

但光一的确受到伤害,一些人没有求证就嘲笑他,一些粉丝离开他。

然后在演唱会中,刚突然停下来音乐,开始说话:「世界上有好人,亦有一些无法被称为好人的卑劣之人,肮脏之人,要我连他们都爱,真的很困难。但因为有音乐,有同伴,我学会全心全意爱这个世界。不要被卑鄙的人蒙蔽双眼,不要被流言蜚语影响,亲身去了解你爱的人,用心去相信他。」

光一坐在台下听完整段话,这无疑是刚给他的最大支持,他腹背受敌时,有一个人无条件信任他。

演唱会完结后,光一来到后台,和刚一起离开。

他们很久没有私下见面,但默契不变,刚没有多问,就坐上光一的车。

光一送他回家,很快就来到他家楼下的停车场。

刚打算下车的时候,被光一拉住,抱入怀裡,刚自然地回抱,完全没有犹豫,就像天性。

然后他们接吻。

---

刚和光一开始半同居的生活,就算白天分开工作,晚上他们经常会住在一起,有时候住刚的家,有时候住光一的家。

感情和睦,节目组的人都习惯了他们晒恩爱。

直至流传他们同居的消息,而事务所压下一张照片。

「你们知道公司多辛苦才买下这张照片吗?想断送你们的偶像生涯吗?」

照片裡能够看到他们清晰的侧面,他们在接吻。

「公司会放出其他绯闻,转移视线,希望大家淡忘这件事,但你们要分手,绝对不可以同居,不能再被人抓住把柄!」

「我们不会分手的!」光一握紧刚的手。

刚回握光一的手,在那一刻,他觉得他们能够永远在一起,只要两个人坚持,没有事情可以分开他们。

事务所没办法令他们分手,但严禁他们同居。上班时,经理人会来接他们,下班时,就直接送回各自的家。

他们唯有忍耐事务所的安排,至少工作的时候,他们就能见面。

---

「我真是一个软弱的人。」独自坐在沙发裡,没有力气做任何事,刚自嘲地想到。

被叫去见副社长时,刚以为自己有心理准备,无论任何情况都不会放弃这段感情,结果他被说服了。

刚默默看完副社长递给他的东西,一封又一封信。

「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欢光一的,你们经历过很多的事,但你有没有想过,这段感情就是对光一最大的伤害?」

「成为偶像后,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因为你们背负着成千上万人的期待,有人喜欢你们两个人,亦有人只喜欢你或者光一。纵使转移大多数人的视线,仍然有粉丝关注你们,介意你们的关係,这些恐吓信只是一少部分,今次寄来公司,下次可能直接骚扰光一,你懂吗?」

刚没有回答,但看他的眼神就知道答案,副社长拍拍他的肩膀,送他出门。

进入休息室,坐在刚的身旁,看到刚的样子时,光一就有不祥预感。

「我们分手吧。」刚说道。

「为什麽?」光一惊慌地问。

刚默不作声,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回答:「为KinKi Kids着想,我觉得我们更适合做朋友。」

「有什麽关係?我们是恋人,与KinKi Kids没有矛盾,工作不变......」

「我累了。」刚打断光一的话。

「一直隐瞒我们的关係,害怕它曝光,我累了。」

光一无言以对,他唯一不能够做的事情,就是曝光他们的关係。如果那样做,不只会影响他自己,更会毁掉刚的前途。

只要能够和光一在一起,刚愿意一辈子隐藏这段关係,不在乎有没有别人的祝福。然而他们隐藏不了,现在已经有人要求他们分开,甚至恐吓他们,刚不能不顾及光一的安全。

其实「放手」亦是爱的一种表现。

---

节目裡,嘉宾让光一和刚牵手。

「你们KinKi Kids做得到吗?」

「轻而易举啊!」光一回答,两个人走到前面,牵起对方的手。

「哇!」四围传来观众的尖叫声。

「这样子,你们就觉得萌了?」光一举起他们牵着的手,观众再次尖叫。

光一放开手,然后骂道:「好恶心!」

「我喜欢女人呢!」光一强调,嘉宾和观众都笑起来。

「不需要这种宣布!」刚一边笑,一边吐槽。

而杂誌採访时,问到他们的关係,光一回答:「我们私下没有联络呢,我没有刚的电话,亦不知道他住在哪裡。」

刚在旁边附和光一的说法,虽然知道光一是跟随事务所的安排,慢慢澄清他们的关係,平復一些粉丝的情绪,但内心还是会难过。

唯一让人安慰的是,KinKi Kids还存在,他和光一还能够在一起。

分手后,刚主动和光一说话,而光一亦愿意回应他,他们并没有变得尴尬,就像朋友一样相处。

刚去钓鱼的时候,光一还会突然出现,陪他一起钓鱼。

---

在节目裡第一次学吉他时,刚作了一首曲。

事务所希望刚填词,然后把它收录在刚的新专辑裡。

回家后,刚找出那份乐谱,有一半的歌词已经填好了。

两年前,和光一分手的那天,他一直难以入睡。

然后他爬起来,找出这份乐谱,将他的想法写进去,回忆起他们学吉他的画面,以及同居的片段,房间裡彷彿还有光一的气味,再想到他们的结局。

今天,杂誌传出光一的新恋情,对象是圈外人,只有一张轮廓模煳的照片。

就在这个时候,事务所让他找出这首曲来填词,世事真的巧合到令人发笑。

又一个失眠之夜,他填完所有歌词。

音乐总会揭开灵魂深处的伤痕,在个人演唱会的舞台上,他唱着这首歌,不禁眼泛泪光。

「一人部屋で空を見上げ  一人呆坐房里 仰望天际

自分の弱さに気付く  才把自己的懦弱看清

最後に僕がつぶやいた言葉  我含糊不清的最后那句

口にするだけでも辛かったよ  只是说出口已够艰辛

別れの二文字は重いね…  分手两个字好沉重…

二人には必要ないと思っていた  曾以为它于我们无意义

だけどこのままじゃ寂しいよ  可是继续又太孤寂

キミを少しずつ傷つけていくから  会一点一点伤害着你

あの日誓った約束も守れなかったよ  没能守住那天的约定

キミの涙見るたびに切なくて  每次见你落泪都心痛不已

キミ以外誰も愛せないのは分かってたけど  尽管心知肚明 除你之外 再爱已无心

今までの優しさ胸に抱いて  将对你至今的柔情拥入怀中

 

そっと蒼をゆるした空が  天空悄无声息黎明

連なるふとした今日は  静静迎来今天

透明のような雲に見とれて  云层透明 让我入迷

ビルの群れを見失っていたいんだよ  让我遗忘了高楼林立

僕らの未来がどこかで…  我们的未来在哪里…

叶わない旅へと辿り着いてしまってから  早已兜兜转转地踏上了未知之旅

愛しい言葉も想いも  爱的话语和真情

キスで綴れど軌跡に咲いていた  都以吻填补 绽放在过去的轨迹

色も褪せない恋にめぐり逢った不幸を  遭遇这永不褪色的爱情 这不幸

音も立たないページに浮かべたまま  持续毫无声息地浮于岁月纸上

キミ以外誰も愛せないよと云わずにいたよ  我没告诉过你 除了你 再爱已无心

愛語らず恋だったボクらを抱いて  将未诉情衷的我们怀抱在心」

---

「听说光一前辈要结婚了。」刚和相熟的后辈吃饭时,其中一人提起。

另一个后辈立刻阻止对方说下去,看来是怕刚介意,他们的关係像神话一样,后辈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幻想出各种故事。

其实刚完全不介意,早在几天前,他已听说这件事。

明年就三十岁了,事务所内部流传,光一的家人催促他结婚。

而出席舞台剧的记者会时,光一亦提到有结婚念头,但没有对象。社长的回应是尊重他的个人意愿,不贊成亦不反对,令这个消息更加真实。

刚的反应非常冷静,他仍然爱着光一,但由分手的那刻起,他就明白他们没有结果,最终光一会和另一个人白头到老。

刚只好奇,光一何时会告诉他。

---

「KinKi Kids呢?你们会去幼稚园的运动会吗?」节目裡谈及嘉宾的女儿,嘉宾问到两人的理想家庭生活。

「这个人的话,可能要妻子带摄影机,然后他在家裡看直播。」刚提起光一的宅属性。

「不是的,我会陪孩子去游乐园。」光一反驳。

「嗯,如果孩子要坐云宵飞车,我会让他找妈妈。」刚说道,嘉宾和观众都笑起来。

收录完毕,光一坐在休息室裡,想起今天节目的话题总是围绕结婚和家庭。

而他将要结婚的消息亦倍受关注,媒体不断推测他的结婚对象,甚至有朋友发来贺电。

「这些傢伙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光一拿着手机,无奈地读完又一封邮件。

光一不在乎外界的误会,唯独在意刚的反应。

最近没有KinKi Kids的活动,他们一直没有见面,今天终于见到对方。

一整天,光一都在等待,如果刚问起结婚的事,他就立刻澄清。

然而,刚完全没有问他。

眼见刚拿起袋子,准备回家,光一马上拉住他。

刚疑惑地看着光一,只好坐下来,问道:「怎麽了?」

「我要结婚了。」光一稍作犹豫,然后居然说出这句话。

「嗯。」

光一非常惊讶,面对刚平淡的回应,开始觉得生气和失落。

刚留意到光一的情绪变化,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强迫自己笑着说:「我当然为你高兴,我会祝福你们的。何时举办婚礼?我一定会出席,写一首歌作为新婚礼物,还可以表演,像你生日一样。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未来妻子是谁,要介绍.......」

「够了!」光一打断他的话。

「没有婚礼,没有妻子,如果我决定和一个人结婚,那个人一定叫做堂本刚。」

刚震惊地望着光一,鼻子开始发酸,双眼变得湿润。

光一避开对方的视线,继续道:「我就知道,我说要结婚,你也不会阻止我。这段感情裡,我不需要你做任何事,你想分手,我就答应,只能做朋友,我们就做朋友,但你要记住,我喜欢的人只有你!不要祝福我啊!」

刚抱住光一,用吻回答他的话。

嘴脣撞上的刹那,能够感觉到对方微微的颤抖,这种触感彷如隔世,却令人无比温暖。

原来分手五年,他们都不曾改变心意,爱着对方。

得此一人,夫復何求?

---

「虽然接下来没有工作,但为什麽我要跟你回家?」

坐在沙发上,刚一边东张西望,一边问。

光一的家没有改变,还是五年前的样子,只是牆上多了几幅画,是刚送的生日礼物。

「我们要结婚了,当然要洞房。」

刚一脸惊吓,只见光一开始脱衣服,不愧是裸体派,非常有行动力,接下来就是关灯。

------完------


听「by your side」和「映画监督」,决定写一篇虐文,写光一结婚,结果偏离重点。

加入一首歌时,想过「devil」,但觉得「優しさを胸に抱いて」更适合。找到「優しさを胸に抱いて」两个版本的歌词,旧版是梦见爱人在别人的怀里,而新版是两个年纪的刚合作,最终选了新版。

不论何年,他们的音乐都感动人心呢!

【KK】【未满都市】唯一的依靠 (全一话)

-大和x猛

-日常向,旅行,两个人都有后遗症,互相依靠的故事,但重点变成一起卖萌了.......大和猛萌萌的!

-对未满都市念念不忘,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但很久没有动笔,连中文都不会了,零文笔

------正文------

来到分岔路口,两个人要道别了。

「那么我走这边了。」

「嗯,快点走,终于不用见到你了,不要太想我!」猛不以为意地挥挥手。

「我才不会想念你这家伙!再见啦!」大和一边反驳,一边踏向自己回家的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猛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细小,直至消失,他才踏上自己的单车。

这几个月,不可思议的旅程正式完结,他们一起生存下去,一起抗争过来,终于能够回归各自的生活。

但接下来的日子是不是如此轻松呢?

 --

「啊!」大和从睡梦中惊醒,不自觉地叫出声来,眼前是白色的天花,他花了几秒钟才想起这是他的房间。又是同样的恶梦。

梦见饥饿的孩子,梦见偷走出去买药的经过,梦见被军队追捕,在枪林弹雨间逃跑。

被匕首刺伤的地方隐隐作痛。

在幕原的时候,并没有缠绕他的一切,如今却困住他,在梦中一再出现。

「大和,你来得真早!」铃子进入课室时,看到大和的身影,高兴地说。其实她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从幕原回来后,大和每天都早到。

因为大和缺席的原因非常特殊,所以学校准许他无须留级。冬天与春天交替,他们要毕业了,今天是毕业典礼。

「嗯?是你太迟吧。」

「总是迟到的懒人好意思说我呢!」刚才大和又在发呆,铃子常常觉得,她等到这个人回来,但这个人的心不在这里。

 --

「大和好奇怪?会不会是你多心?」晚上和贵一通电话时,铃子又提起大和的情况。

「是真的,已经一段时间了。」铃子担心地说,然后莫名问起:「贵一,你有没有联络过猛?」

「怎么了?」

「虽然这样说有点奇怪,但我觉得大和应该见一下猛。在幕原的时候,他们一直在一起,也许只有猛能够解开大和的心结。」

「嗯,我尝试找他吧。」贵一答应道。

「拜托了。」其实铃子非常犹豫,找猛帮手到底是好是坏。

 --

「请问是猛的家吗?」第二天,贵一找出分别时留下的电话号码,打给猛。

「是,我是猛的姐姐,你有什么事吗?」

「姐姐你好,我是猛的朋友,请问可以让猛接电话吗?」

「哎,你错过时机了,猛那小子去旅行了!今天才天亮,就背着行李一个人出门,说什么散心呢。」

「有什么方法可以联络他吗?我有急事找他。」

「没有呢,明明给他买手提电话了,他却不带出门!现在妈妈可担心,怕他像上次去幕原一样失踪。」猛的姐姐激动地说,完全不顾贵一是外人。

「那么你们知道他会去哪里吗?何时回来?」

「好像是去京都的美山,他说过会在大学放榜前回来。」

「嗯,我自己再想办法找他,谢谢你,打扰了。」

想不到猛去旅行了,而且完全没有联络方法,贵一也无能为力,心想:「帮不到铃子,猛去美山了.......美山!」

突然贵一想到一个好点子。

--

「为什么要来京都的乡村旅行?」大和一边抱怨,一边将背包放在地上。

昨天接到贵一的电话,约他去京都旅行。离开幕原后就没有见面,大和理所当然地答应。

令人意外的是,贵一决定第二天就出发,而且他们一个在关西,一个在关东,所以要各自前往,在目的地集合。整件事显示非常草率。

转乘几程电车与公车,大和几经辛苦来到美山,却不见贵一的身影,打电话也没有人接。

「搞什么鬼?该不会是恶作剧吧?」大和开始觉得疑点重重,想起昨天他联络铃子,铃子果断地拒绝同行了,明明平日去旅行,她总是跟着来。

「不是吧?」当大和变得急躁时,远处走来的一个人对他喊道:「大和!」

「猛?」意想不到,那个人就是猛。

 --

「嘻,所以你是被贵一骗来的?」坐在公车站的长椅上,听完大和说出的来龙去脉,猛取笑道。

「你这家伙又为什么在这里?」大和一脸尴尬,怀疑地望着猛。

「哎!郑重声明,我可不是他们的同党,昨天我就来到了。」猛澄清着,仍然笑个不停。

一番交流后,贵一看来是不会出现了,猛便问:「你有什么打算呢?要住哪里?」

「我没有住处呢,是贵一提出去旅行的,我以为他准备好了。」大和更加无奈。

「唉,想不到在这里,我还要照顾你呢!」猛拍拍大腿,站起来,抱上他带着的一篮蔬菜。

「来我住的民宿吧!」拎着大和步行回去。

沿途观看四周的风景,美山坐落于山谷里,建筑物都是罕见的茅草屋,整个环境宁静又安逸。

民宿的招牌是一块退色的木板,刻着「久や」这个名字。

「我回来了!」猛推开大门,将蔬菜放在玄关旁,脱下鞋子,动作就像回家一样自然。

屋内的装修非常古朴,是传统的日式设计。

「欢迎回来。」一位老婆婆前来迎接,惊讶于大和的出现:「这位是?」

「中野女士,这位是大和,我的朋友,情况有点复杂,我慢慢和你解释吧。」

「你好!」大和赶紧打招呼。

「欢迎你呢,进去再说吧。」中野女士点点头微笑道,带他们进客厅。

从前的美山以林业和农业为主,现在才推广旅游业,所以中野家除了经营民宿,还有务农的工作。

现在是淡季,旅客很少,民宿的房间都空空如也。中野女士和猛谈得来,就收留他了,如今听过大和的事情,又顺口就收留大和,而且费用全免,只要求两人帮忙做事。

 --

乡村的生活总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吃过晚饭,中野女士就和他们道晚安。

中野一家住在旁边的另一间屋,这里只剩下他们二人,就像回到幕原的帐篷生活。

洗澡后,在榻榻米上铺好两套寝具,两人便一同入睡。

凌晨时,大和又被恶梦惊醒,他坐在被窝里平复心情。

「要来一杯吗?」身边的猛居然醒来了,躺着问他。

推开房内的纸门,会发现外面有一条缘廊,缘廊里放着两把矮小的椅子。猛将泡好的茶水拿进来,一人拿着一杯热茶,坐在椅子上看屋外的风景。初春的夜晚有些寒冷,但他们毫不在意,仍然将落地窗打开。

「待会儿阳光会从那边照进来,很漂亮的。」猛指着一个方向,告诉大和,并没有问起恶梦的事。

不久,天开始变亮,光线的确从那个方向照进山谷,整个村落沐浴在阳光之中,变得充满生机。

民宿的位置较高,他们能看到附近其他茅草屋的屋顶,褐色间带有嫩绿,而民宿的庭院里有石块铺成的小路,植物与石头之间有奇怪的狸猫摆设。

 --

吃完早饭,他们来到田里帮忙,都是一些简单的工作,清除杂草等等。

两个人一起做,很快就完成了。

「你们下午就四处逛逛,自由活动吧,难得来旅行。」中野先生是中野女士的儿子,因为妈妈年纪大了,所以他就提早退休,回来接手经营民宿,听闻原本是小学教师,如今举手投足亦的确有老师的风范。

两人欣然接受对方的好意,午后便出门四处走走。

「你想像一下,新鲜的牛奶,配上山鸡的鸡蛋,浓郁的味道,润嫩的口感,难道你不想吃吗?」

听过猛的形容,大和忍不住点点头,吞口水,然后走向收银:「来两份布丁。」

美山特产店的门口,猛坐在门边的椅子上,摇着脚,吃布丁。而大和研究着墙上的海报,一边吃布丁,一边抱怨:「为什么是我出钱呢?」

「一直都是我照顾你起居饮食,当然由你出钱啊!」

「真是说得理所当然呢,像夫妻生活似的。」

「是谁帮你洗衣服的?是谁帮你烧洗澡水的?」

大和露出一个投降的表情。

吃完布丁,看过店门口摆放的免费地图,两人去到美山民族馆,里面展示着旧时日本家庭使用的器具。

其中有些展品可以试用,他们像小孩子一样,全部都拿起来玩弄,参观完结就散步回去。

 --

夜晚,大和又做恶梦,痛苦地挣扎,猛被他的动静吵醒。

看着与棉被打斗的大和,猛爬出被窝,拍拍他的后背:「没事了,没事了,这里很安全。」

当大和平静下来,猛为他整理好棉被,然后回到被窝继续睡。

第二天醒来时,大和觉得很奇怪,自己久违地自然醒呢。

难得有一个好开始,一整天大和的心情都非常好。

「一会儿有什么要做的事?」猛主动去清洗午餐用过的碗筷,大和就在旁边帮忙抹干,一边向中野女士问到。

「如果有空的话,你们可以帮忙收割吗?」

来到田里,他们才知道是要收割土豆,中野先生告诉他们收割的方法,然后便开始工作。

从泥土中挖出一个个土豆,让大和不禁想起幕原的生活。当时他们尝试自给自足,那片土地只用一晚就能够种出很多土豆,但正因为政府秘密研究出那种泥土,很多人被害死了。

「你快点动手吧,否则太阳要下山了。」将大和手上的土豆收进篮里,猛与他对视,然后又继续手下的工作,其实猛同样想起幕原的事,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这晚,大和梦见饥饿的孩子和死去的人,他感觉到有人在身旁安慰自己,他知道那个人是猛。

 --

「你为什么打过来?」

「你的语气真冷漠!怎么样?旅行愉快吗?」贵一轻松地问,完全没有悔意。

「只是想问这种无聊问题,我要挂电话了!」

「啊!不不不,你有没有遇上猛?」

「如果没有遇上他,我就一个人留在这里了!」大和愤怒地喊道。

「嗯嗯,就是说,你遇见他了,非常好。」贵一点头赞好。

「你到底为什么要骗我来这里?」

「唉,你别激动,其实是铃子的主意,最近你怪怪的,她觉得你和猛应该见一下,交流交流。但猛去旅行了,我唯有骗你过去。」

「多管闲事!」

「好吧,我只是打来确认你有没有遇上猛,现在你们在一起,我就功成身退了!再见!」

「喂喂!可恶!」看着莫名打来,又莫名挂掉的电话,大和非常无奈。

「原来铃子发现了,但这种事不是找谁见面就能解决啊......」他如此想到,有些烦躁。

放下电话,大和决定出门,寻找失踪的同居者。他醒来的时候,旁边就只剩下整理好的被铺。

「找猛的话,他去河边了。」根据中野女士的情报,大和来到由良川。

从远处就能看见坐在河边的猛,他拿着钓竿,正在钓鱼。

「我的袋里有团子,要吃吗?」猛不用看都知道坐下的人是大和。

「你怎么会有钓竿?」大和拿出一颗,一口吃掉。

「那边的大叔借给我的,你要试一下吗?」大和摇头,默默坐在一旁。

一会儿后,大和终于开口:「我总是梦见幕原的事,有时梦见大家抢食物,有时梦见被军队追赶,有时梦见大家死去。」

「到底怎样才能够放下?怎样才可以正常地生活?」

猛沉默不语,安静地看着前方的河水,波光粼粼。

 --

「你们吵架了?」中野先生问到。

从河边回来之后,两人就像有约定一般,没有再提起那段谈话。

生活一切照常,吃饭睡觉,帮中野家做事。

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明显变得低落,有点抑郁的感觉。

「一起去散步吧!这两天,除了在田里工作,你们就一直躲在民宿呢!这样不行,浪费美好的风景,春天之神会生气!」

「田里的工作,我一个人就可以完成。你们一直愁眉苦脸,种出来的蔬菜会变难吃的!」中野先生挥手,让他们离开。

他们被赶走了,唯有漫无目的地四处逛逛。

「我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大和觉得不好意思,自己的事影响到猛的心情。本来他就打算独自解决,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但当猛在身边时,他却想要倾诉。

路过小吃店,大和跑进去,买来两根牛奶冰淇淋,将其中一根塞进猛的手中。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吃,猛仍然没有回应。

不知不觉来到山边的神社,神社旁有一棵百年古树,他们就坐在巨木下的长椅,看着日落的景色,一切都染上橙红色,然后逐渐变暗。

「我有一部手提电话,用来和家人联络,但我故意不带来,因为我来这里就是为了避开他们。」猛低着头说到。

「回家后,家人总是叫我忘记幕原的事,回复正常的生活。他们不知道在幕原所发生的事,所以他们并没有做错,我明白的,但心里仍然好难受。怎样才能够正常地生活?忘记幕原的事就叫作正常吗?在幕原,无数的人死了,他们是被害死的,其中包括我的朋友,练志,百合.......怎么可能忘记?怎么可能放下?看见你被恶梦折磨,我好想帮你,但我没有办法......很可笑呢,你在找放下的方法时,我却在找不放下的方法。我好怕......如果回到正常生活,会不会有一天,我忘掉在幕原的事,忘掉练志留下的歌曲,忘掉百合......」

猛说着,嘴唇微微颤抖,流下眼泪。

两人的情况看似不同,其实都是被幕原的事困住了,一样痛苦。

大和抱住猛,用手拍拍他的后背。

「不用怕,回复正常生活,并没有对不起去世的人。能够生存,却不好好活,才是对不起他们。不用怕,不会忘记的,经历过的事就不会忘记,就算哪天你忘掉什么事情,还有我在。」

 --

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直至旁边的草丛传来怪声,一个影子闪过。

大和被吓一跳,后来才发现是一只野猫。

「哈哈,你被一只小猫吓到了!」猛大笑起来。

「被吓到的人是你才对!」大和反驳,害羞地收回抱住猛的手。

「嘻,你就不承认吧,真相我们都很清楚。」

「我要回去了!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吧!」

大和站起来,快步离开,猛立刻追上去。

最后两个人一起慢慢走回去,沿途观看星空,乡村里没有任何光污染,漆黑的夜空中,无数星星正在闪闪发亮。

吃过晚饭,他们各自去洗澡。

当大和回到房间时,猛已经睡着了。

大和想起前几天,因为猛来安慰他,他才没有从恶梦中惊醒。决定将寝具铺在一起,直接睡在猛旁边。

这一晚,就像奇迹一样,大和没有做恶梦。

-- 

猛在大和的怀里醒来,两个人脸对脸,中间只有一只手掌的距离,房间内鸦雀无声。

「你暗恋我?」两人一左一右,坐在房间的两边。

「刚才是意外!」大和反驳。

「为什么你会睡在我的身旁?」猛指向连在一起的床铺。

「你睡相差,滚过来了。」大和心虚地说。

「明显是你铺过来了!」

大和无话可说。

「我就觉得怪怪,昨天你还买冰淇淋给我,像追女生一样。」

「才不是!你不爱吃就不要吃啊!」

 --

驱赶恶梦的办法,看来就是和猛睡在一起。

傲娇心态的大和,当然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半夜恶梦缠身时,无奈唯有找猛。

「如果没有我,你要怎么办?」猛睡眼惺忪地问,然后拍拍身边的地板,默许大和睡过来。

就这样,两人无比和谐地渡过接下来的日子。

 --

这天,中野先生带他们来到另一间民宿的大澡堂,享受泡澡。

这个时段,刚好没有其他人,整个澡堂就只有他们俩。

坐在浴池里,被温水包围,感到全身放松时,猛告诉大和:「明天,我要回家了。」

突然提到这个话题,令大和有些惊讶。

「我告诉家人,在大学放榜前回家,所以明天要走了。」

再快乐的日子都有完结的一天,两星期的时光成为过去,终于他们要和美山告别,和对方告别。

「嗯,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就一起走吧。」大和用轻松的语气回答,表现得不以为意,心里却有一点无以名状的伤感。

然后他们和中野家道别,衷心感谢对方的照顾,整理好各自的行李,第二天早上起程回家。

离开美山的公车上,猛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的景色。

下车后,他们便要转乘不同的电车,正式分开。

两人没有说出口,但内心的确有点依依不舍。

「我走这边。」猛竖起食指,指向他的后方。

「我走另一边。」大和回答。

「嗯,再见了。」猛笑一笑,打算离开,突然被大和拉住。

大和将一张纸条塞进他的手里。

「我的号码,所以你出门要带电话!」大和飞快地说完,自己亦不好意思。

「噗!好恶心,两个男人通电话?我才不要!」猛大笑起来,拒绝对方,但事实上他明白大和的用意。

猛说过,为了避开家人,他故意不带电话出门,而考虑到一个人远行,与外界失去联络的危险,大和想出这个奇异的方法。

如果猛再次想要逃避这个世界,至少还有一个人,他可以联络。

「总之你收下了!」大和害羞地喊道,立即转身离开。

猛看着大和的身影,将纸条收好。

--


「为什么你在这里?」今天是大学的注册日,猛居然遇到大和。

「我才要问你?难道你是跟踪狂?」大和反问他。

「傻瓜!我才不会跟踪你,我来注册的。」猛反驳,而大和默不作声。

猛一脸惊讶,望着他,然后开心地问:「你也报考这间大学了?」

大和转过头去,避开猛的视线,其实他的心里偷偷在高兴。

「别害羞,其实你有点寂寞,想念我吧。」猛笑着说。

「寂寞的人是你才对吧!」

「傻瓜!我才不会,一想起又要照顾你就头痛了。」

「那么你别跟着我!」

「傻瓜,只是你在我前面走而已。」

------完------ 

美山是確實存在的,那個民宿也是存在的,那些美食都是存在的,結果寫得像景點推薦......大和猛的愛也是確實存在的!


對KK的評語就是:「你就是我最想要的相遇」(噗!其實這句是記錯了的歌詞,但真心好配,他們就是我最想要的相遇呢,最想留住的幸運)

看KinKi Kids有感

認真了解他們時,難免會看到說資深飯都知道他們關係不好,平時是演戲,還有兩人的心都在solo。我沒有看過現場也難以求證,但身為路人圍觀他們一年,覺得他們一定沒有不和,至少是朋友吧。

節目中的一些細節,不經意的眼神和動作是演不了的,像奔奔奔中自然地遞出雨傘。而且人是可以好決絕地離開的,討厭對方的話,不可能走過20多年。年紀增加,尋找人生新意義時,甚至曾經堅持的夢想工作都可以放下(例如田口),像他們快40歲的人,如果不喜歡,早就解散了。

至於solo,我想它是每個偶像的理想吧,solo往往可以傳達出最真實的個人風格,舞台設計歌曲音樂,多數是偶像自己決定,自由度較大。而團活的時候風格是整個團隊的,往往會被公司控制。所以我覺得,每一個想成為真正音樂人,有自我的偶像都會重視和喜歡solo。

J家有自己對偶像的標準和規矩,旗下的偶像們總是要服從。曾經看過一段說,剛想要創作的音樂與J家的風格不符,所以公司一直阻止他,後來他生病了,才逼於無奈讓他solo。所以solo就象徵這兩個人各自主張的音樂,那些風格未必是官方喜歡的,只容許在solo時出現,kk的時候就要偏官方。(24有些風格不符合j家對偶像的定位吧)像244和51這兩個認真做音樂的人,如果喜歡的音樂不能夠在kk時出現,自然就唯有用心於solo,而我亦覺得solo真正令他們向音樂人進發。

兩個人明顯都是認真喜歡音樂的,認真經營KinKi Kids的,無奈團活時的自由度不夠大,一首嘉賓送他們的歌,都要被公司收起來,再決定給他們。堂本兄弟上玉置浩二送他們的那首歌,居然要人家大神第二次上節目,告訴他們2月時已經送去他們公司,他們才知道有這麼重要的禮物。還有要避嫌裝出三不的樣子(j家挺無語的一點是,它喜歡推cp,但永遠不會容許homo),感覺是J家無心經營KinKi Kids吧。看看其他後輩團,其實近年J家是主張人人都單獨活動吧,團活有演唱會和一兩個常規節目,其他時候就分開活動,各自做主持拍戲或者上節目。不見得只有kk是少團活的,其實是公司決策吧。其他團最多1年開一次演唱會,但kk的形式即是:二人開1次,24開1次,51開1次=.=…… J家真心會吸錢呢。

最後,喜歡一個人,應該是喜歡他的真性情,相信他的為人吧。怎麼會質疑對方一直在假裝呢?如果有那麼多懷疑,算得上是喜歡嗎?在這些人的口中,他們成為了多麼虛偽和黑暗的兩個人,真是可悲。沒有人知道真相,除了他們自己,但我願意相信他們的話,想要一起300年,成為像the alfee一樣長壽組合。

有感

最近我的百度被盜號了,那個人只是用來問一兩句高考的事,我也很久沒有用百度,沒有影響,但關乎私隱,還是想改密碼。
然而各種認證失敗,改不了電話,改不了密碼=_=
我放棄了!決定將重要的資料搬走,其他沒所謂。
整理的時候,想起舊日在百度空間的博文,一查發現百度空間已經關閉了,那些文章自動保留在百度云裡,莫名就感到失落。
其實7~8年的歲月不過是幾篇文章,隨意消逝。
那些青春的幹勁只有自己知道和珍惜。
懷念是最無謂的長情。
我愛的人早就走向遠方,只有我留在原地。
當年喜歡他們而寫下的博文,期望遇上一個知音,妄想成為一個印記。
後來發現敵不過時間。
他們向前走了,其他人向前走了,連我也向前走了,初心是什麼?
看Kinki kids的視頻時,看到舊日的kat-tun,只有傷感與無奈。
傷心於物是人非,傷心為什麼舊時令我快樂的片段,如今會令我痛苦?
無奈,無奈我愛上一班最自我最美好的少年,J家是一個好地方,為他們帶來很多機遇,但當目標不同,他們會果斷地飛走,走去更高處,屬於他們的自由之地。
這些分離令我心酸,但這些正正就是我愛上他們的理由,他們是最自由最美好的人。


總有些粉絲覺得j家對Kt不好,所以成員一個個離開。
我曾經也這樣想,但看看其他隊,J家是不是真的那麼差?或是那麼好?
它也許有差勁的地方,但也有令人自豪的地方。
重點是它給予你的,與你的目標是否一致?
它是一間公司,有自己的營運模式,有自己的傳統。
孕育經典的偶像,要在其中成為反傳統的一員不是易事,當初堂本剛要做自己的音樂也經歷過一段艱辛,有多少人能夠做到他那樣?
現在的JIN,離開j家,他基本上和日本綜藝脫離了,還沒有上電視。
但他真正做他的音樂,越來越厲害,我覺得真實地感受到他的音樂。
我想留在J家,他大概不能夠像這樣自由。
J家可以給你很多,但這一切未必是你想要的,假如你想要這些,那就留下,假如你想要其他,那就離開,非常簡單。
Jin離開了,田口也離開了,看到他們現在的生活,雖然會傷心,但也很安慰,感覺到他們的快樂。
我喜歡6人的KAT-TUN,喜歡他們自由霸氣。
6個人一起的KAT-TUN是最棒的,但同時亦支持他們有各自的生活。
正如kinki kids二人,分開時堂本光一和堂本剛有各自的風格,在一起時他們是kinki kids。
各自努力,再一起成為更棒的人,保留團隊和個人的風格。
KAT-TUN亦同樣,希望他們做他們自己,在一起時就成為更棒的人。
但做自己的機會,感覺是J家好難給予他們的。
如今已經變得各散東西,要再現6人的舞台應該好難,但我知道他們還是互相扶持的朋友,分開努力並沒有中斷他們的友誼,最近從他們口中聽到彼此的名字就覺得很不錯。
希望他們都安好。